400-035-8515
招商加盟

聘多多:賣掉貴州醇,“豆奶大王”維維欲“戒”酒求生

發布日期:2019/09/10 瀏覽次數:98次

大象轉身并不容易,維維股份的回歸主業之路前程未卜。

對于這個多年來大玩跨界的中國“豆奶大王”來說,如今的尷尬境遇跟“維維豆奶,歡樂開懷”形成了強烈反差。

“喝酒”原本只是維維股份多元化擴張的冰山一角。曾經,它是資本市場小有名氣的主,地產、金融、醫藥、酒業、煤礦、茶葉等也均有涉足,最終卻落得個“跨界失敗王”的名頭。

維維股份終于還是決定“戒酒”。

近日,維維股份發布公告,稱以2.75億元價格將其貴州醇酒業55%的股權轉讓給維維集團,雙方已經在12月10日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

連續多年虧損的貴州醇酒業,在一定程度上也拖累了維維股份整體業績。于是,有業內人士猜測,維維股份剝離貴州醇是因為虧損。不僅如此,上交所的問詢函中也提出“是否存在年末突擊創利的考慮”的疑問。

12月17日晚間,維維股份回復上交所問詢函稱“出售貴州醇酒業股份將回收資金2.75億元,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處置收益將增加公司2018年度凈利潤4919.19萬元。”

維維股份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出售貴州醇并不是像外界想象的因為虧損,而是因為維維股份戰略的調整。”這也與公司回復問詢函的觀點如出一轍。

事實果真如此嗎?仔細看看維維股份這些年的發展歷程,興許你很難“歡樂開懷”。

“跨界失敗王”

維維豆奶于1992年成立于江蘇徐州,2000年6月成功登陸上交所。在曾經由洋品牌當道的中國豆奶市場,它完成逆襲,巔峰時刻占據70%的市場份額。

之后,維維股份像打了雞血一樣開始多元化,大多卻以失敗告終,在業界獲得“跨界失敗王”的稱呼。

乳業是維維股份多元化發展的第一個板塊。2001年,就成立維維乳業公司,之后又耗巨資收購新疆、武漢等地多家乳業公司。然而,雄心勃勃的維維股份卻無法在伊利、蒙牛和光明的三足鼎立中成功突圍,最終舉步維艱。

2007年9月,維維股份發布公司稱計劃與中糧地產聯合進行新區開發建設,后來無疾而終。六年后的2013年起,又在徐州房地產界折騰多年,終難成氣候。

2008年,維維股份出資1000萬元與同濟大學教授合作擬從事生物制藥研發,最終也成了半拉子工程。同年開始,又先后投資過農村信用社、城商行等。

2011年,維維股份收購一家煤化工企業,欲進軍煤礦業,也在次年以巨虧2000萬元而慘淡收場,不得不向投資者道歉。

來源:維維股份公告

2013年,維維股份跨界茶業,以7560萬元現金收購了湖南省怡清源茶葉公司51%的股權。五年過去了,這家茶企也稱不上成功。

牛奶、地產、金融、煤礦、茶業、白酒、生物制藥等等,不難看出,維維股份的多元化投資大多是在追逐當時的熱門行業,“愈挫愈勇”,越玩越大。與此同時,維維股份的資產負債率一路飆升。抵押、質押、保證借款、票據貼現不一而足。

在副業上動輒豪擲萬金,主業卻極度“吝嗇”,有業內人士調侃維維股份“一包豆奶粉泡了二十多年”。

“嗜酒”成癮

副業之中,維維股份又對白酒可謂情有獨鐘。

早在2005年之前,維維股份就利用其主業豆奶粉強大的銷售網絡,成為了五糧液“春滿人間”的總代理,旗下維維酒業有限公司和維維茗酒坊就是為白酒貿易搭建的平臺。

維維的野心并不在于只做一個“渠道商”。2005年謀劃收購古井貢酒,未遂;2006年,斥資8000萬元收購江蘇雙溝酒業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后繼續增資至占股40.59%。

因為地方政府要做強做大雙溝酒業,維維股份以3.98億元的價格將所持雙溝酒業股份轉讓,3年賺了2億多元。或許,這一次小勝堅定了它布局酒業的決心。

2009年,維維股份收購了連續7年位居湖北第一的枝江酒業,同年又收購成都大邑縣的川王酒業,推出自有品牌“川王”。

公告顯示,維維股份還先后控股、參股了徐州漢源老酒坊酒業有限公司、楚天酒業有限公司、徐州天杰酒業有限公司等多達十多家白酒貿易、生產企業。

2012年,維維股份以3.57億元收購貴州醇51%的股權。2013年,中國白酒行業整體降溫,維維股份卻在低點時再次出手,耗資2.4億元進一步收購枝江酒業股份,持股比例上升至71%。

仍然意猶未盡,維維股份2016年又耗資2800萬元加碼貴州醇,持股比例增至55%。當時,貴州醇已連續虧損三年。

2006年維維股份進軍白酒時,白酒行業正處于“黃金十年”的高速增長期。然而,天不遂人愿,2013年白酒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維維股份白酒業務板塊營收持續下滑。2012年至2017年,營收從18.6億元下降到6.57億元。

其中,2012至2018年上半年貴州醇均告虧損,數額高達3億元。枝江酒業近年業績也表現欠佳,營收一路下滑,2017年首度出現虧損。

在這期間,維維股份酒業板塊的公司還曾出現頻繁高層變動、組織結構變化,甚至還引起一些沸沸揚揚的糾葛。

變賣求生

由于多元化牽扯太多精力和資金,維維股份的豆奶粉主業也受到影響,被競爭對手反超。

維維股份2000年上市時的招股說明書顯示,維維豆奶粉早在1997年銷售額就達到13億元,市場占有率一度達到70%。然而,其毛利率從2003年中期起就不斷下滑。

根據2017年年報顯示,維維股份主要控股、參股公司除了維維創新投資有限公司與維維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凈利潤為正以外,湖北枝江酒業、湖南怡清源茶葉、貴州醇、維維乳業四家公司的凈利潤皆為負數,其中貴州醇虧損5100多萬元。

近年來,維維股份開始逐漸剝離資產。

除了房地產資產之外,食品公司、銀行、酒業資產也都有進行過剝離,其中就包括貴州醇。貴州醇被出售后,業界一直在猜測也已經陷入虧損泥淖的枝江酒業是否會被賣掉。

記者致電維維股份相關工作人員,對方告知還沒有聽說公司有這個計劃。

12月14日,貴州醇酒業負責宣傳的人士告訴記者,“其實貴州醇將要出售的消息傳出后,一些大集團都來談過,最終還是由相關人員拍板出售給了維維集團。”

據知情人士稱,這個“相關人員”其實就是代表國資方面,國資間接持股貴州醇。

對于維維股份出售貴州醇酒業股權給母公司維維集團,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記者分析稱:“像維維股份這樣將不良資產出售給母公司,母公司愿意接受,一般是為了上市公司保殼或保護上市公司地位。最終,上市公司還是得形成造血機制,從而脫胎換骨,否則結局可能會很悲觀。”

記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維維股份就提出了“大農業、大糧食、大食品”戰略,力圖回歸豆奶粉等糧油食品主業。然而,時移世易,豆奶江湖早已經變了天,永和等品牌反超,伊利、蒙牛、達利食品等入局。

大象轉身并不容易,維維股份的回歸主業之路前程未卜。你看好維維股份轉型瘦身、回歸主業的前景嗎?或者,你有什么高招,也請在評論區留言。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直选